Languages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信息
about us
关于我们

“一带一路”的第三条路

2018年05月09日文章来源:紫气东来

“一带一路”的第三条路

一、古龙大侠在《七种武器》里说,“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朋友,而是你的对手。因为只有对手才会真正地花心思去观察你,研究你,掌握你。”

在“一带一路”这种关乎国计民生大战略的问题上更是如此。

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正处在一带一路沿线上,摩洛哥外长不久前还访华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备忘录。考虑到这两个国家相互较劲的光荣历史,想必不久的将来阿尔及利亚也会大步跟上,同样签署这样一份备忘录。而这两个国家一向是欧洲特别是法国的“势力范围”,因此,不妨听一听法国人怎么看一带一路,以及怎么看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的一带一路合作。

毕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二、今天的“山”,是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的现代和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裴天士(Thierry Pairault)。

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EHESS,École des hautes études en sciences socials)这所著名的学院从创建初期便成为法国乃至欧洲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重镇,是法国人文社会科学交叉学科研究的典范和领头羊。而裴天士主任本人开了几门课,包括中国经济与社会、中国在非洲存在状况、中国在地中海地区存在状况等,著作等身。

高山仰止一下先。

对裴老师感兴趣的一个原因是,他出版过《中国—阿尔及利亚:非洲独特的关系》,发表过《中国同马格里布国家经济关系》等文章,专门研究了中国和阿尔及利亚以及同马格里布地区国家的关系。

对裴老师感兴趣的最主要原因是,他在中国问题研究项下发表过《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台湾地区中小企业的发展和融资》以及《从民间金融组织到正规金融机构:谈台湾中小企业融资之问题》,就为他这个立场,兴趣油然而生。

三、下面是裴老师接受法国《观点》杂志采访时的一些观点。裴老师本人观点还是十分系统的,如果觉得零散琐碎,那主要怪我翻译整理的不好。

(一)认为非洲在一带一路中没有什么地位。

一带一路的实施,在中国主要有两个部门:商务部和外交部。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这两个部委的目标并不完全一致。

对商务部而言,一带一路的经济意义是关键,把中国的商品卖到欧洲去才是重心,因此欧洲才是一带一路的重点。一带一路的终点就在欧洲,涉及到的非洲港口也主要是辐射欧洲而不是辐射非洲。因此,严格按照经济意义来说,非洲在一带一路中没什么地位,没什么存在感,甚至可以说非洲跟一带一路没什么关系。

对外交部而言,一带一路的政治意义是侧重,非洲国家参与一带一路的政治呼声较高,因此才有了最近摩洛哥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但需要注意的是,摩洛哥不是跟商务部签的,而是跟外交部;签署文本也强调“摩洛哥成为非洲西北部首个签署该文件的阿拉伯国家”,强调是阿拉伯国家而不是非洲国家。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对非直接投资,有且只有埃及一国,但埃及更多被视为中东北非国家,而不是非洲国家。因此,一带一路对非洲象征意义色彩更浓些。

(二)认为中国并未通过一带一路对非进行重大投资。

 一带一路在非洲提出的项目,比如蒙内铁路,其实是当地政府项目,而非中国的投资项目。在这些项目中,中国主要是服务提供商,承建基建项目,而非进行项目投资。

哪怕是签署了备忘录的摩洛哥,当前来摩发展的很少有大型国企,主要以中小企业为主,而这些中小企业事实上是依附于西方在摩大公司的发展战略,是在中国国内就同这些地方跨国公司有业务合作、如今把业务合作拓展到摩国而已,基本上跟一带一路没有关系。哪怕像比亚迪这样的公司过来投资,也比较少见,中方事实上比较谨慎。非洲市场体量太小,中方基本没放在眼里,主要还是着眼毗邻的欧洲市场,只不过希望利用北非的比较优势而已。

中国在阿尔及利亚和在摩洛哥的战略截然不同。

在阿尔及利亚,中国十分积极进取,主动谋划,但往往是阿尔及利亚由于种种考虑往后退缩;在摩洛哥正好相反,政府十分积极强势,中国十分配合,随之起舞。

至于中国意在非洲的资源,其实严格来说,中国在意的是全球的资源,而非单独非洲。

(三)认为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带一路的第三条路。

这第三条路,即电子丝绸之路。以亿赞普为例,中国实际短期内极有可能建成一个关于一带一路的大数据处理系统,通过终端交易清算能力建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并使之成为一带一路国家同中方的直接交易货币,避开汇率风险,降低交易成本,从根本上提高中方竞争优势。这条无形的电子丝绸之路一路延伸,已深入到非洲腹地。

因此,这第三条路才是一带一路的杀手锏。

四、最后,很有必要介绍一下裴老师的大作:《中国—阿尔及利亚:非洲独特的关系》(Chine-Algérie : une relation singulière en Afrique)。

讲真,最近忙着看Issad Rebrab的传记,还没来得及看这本研究中阿独特关系的书。但不妨碍通过一段7分多钟的视频,听听裴老师是怎么看待中阿关系的,很有意思。版权原因,没法把这段视频完整呈现在这里,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学习一下,链接如下:https://www.canal-u.tv/video/ehess/chine_algerie_une_relation_singuliere_en_afrique_par_thierry_pairault.18569。 

粗略整理一下,裴老师的观点同西方传统看法大为不同,主要包括: 

首先,中阿关系跟中非关系没太大关系。实际上也并不存在一个明确的非洲,而是54个独立的非洲国家,每个国家都根据自己的国情处理同中国的关系。因此,中阿关系的独特性来源于阿尔及利亚自身情况的独特性:中国一直支持阿民阵党,支持阿独立斗争,支持阿临时政府,因此,阿独立后两国关系十分友好——政治上足够友好,但经济上发展不够。直到近年来中国对非逐步进取,阿尔及利亚才逐渐成为中国在非重要合作伙伴。 

其次,就中阿双方在合作中的关系来看,中国在阿以提供服务为主,阿方主导整个经济合作项目。拿具体合作项目来说,比如东西高速,这完全是阿方主动邀请中方来参与投标的。考虑到性价比原因,阿方倾向于亚洲公司,最后在中日之间选择了中国,那也是因为中国的投标最具竞争力。因此,在东西高速项目上,阿方是占主导地位的,中方则是纯粹的提供服务,而非项目的主导方。 

第三,就中方和西方在阿国项目中的关系来看,中国在阿从来不是单打独斗,中阿合作向来不具排他性。拿大清真寺项目来说,依旧是阿国政府具有强势主导地位,中方只是具体承建项目,阿方同时聘请了德国的建筑设计院负责项目工程设计,还聘请了加拿大的监理公司负责项目监理。中方的优势是重大基建项目的低成本和高效率,因此得以承建大清真寺;但中方并没有强势地拿走所有分工,德国公司和加拿大公司得以分走技术含量较高的其他蛋糕,达成合作共赢的局面。 

鉴此,裴老师认为,中国同阿尔及利亚的这种独特的经济合作关系重新定义了中国在非洲存在,具有很强的示范意义:中国在非存在非但没有排挤西方,反而为西方提供了绝佳机会。中国在非洲存在是多赢的:中国公司以其基建狂魔的优势拿走基建施工;西方国家相比之下不擅长基建施工,但拿走项目设计、工程监理等技术活;非洲国家则依靠中国的融资和经验,加上当地廉价劳动力,得以最终完成项目。因此,中国和西方在非洲存在并非零和博弈:中国并未损害西方在非利益,反而有所增益;但倘若西方敌视反感中国在非存在,最终西方在非利益都会连带着受到损害。 

裴老师的上述观察和思考,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精髓十分契合并提供了完美支撑;这就十分interesting了。

以上。